是誰把燈關了?……開燈!開燈啊!

一個如陽光般有著燦爛笑容、明亮雙眼的高中女學生,原本準備用像鳥兒飛翔一般的姿態來享受這個世界,卻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了雙眼,也失去了生存的意志。

和少萱同樣跌入深淵的還有少萱的家人。少萱的母親月美本來就很擔心少萱跟不是自己親生父親的黃明住在一起,會有得不到溫暖的感覺,所以特意地偏心少萱,此舉引起了少萱的同母異父姊姊少芹的反彈,以致於小時候感情如漆似膠的兩姊妹,長大了竟形同陌路。如今少萱又面臨失明的人生逆境,月美的情緒處在自責與幾近崩潰的狀態,跟丈夫黃明及女兒少芹之間的關係更為惡劣,而少萱的生父黃一峰卻又遲遲連絡不上更令她心急。

失明之前,少萱的初戀才剛萌芽,豈料失明之後初戀男友石原就準備與家人移民到國外唸書。石原一直對少萱失明的意外覺得跟自己有關而感到內疚,想在出國前跟少萱道歉,可是少萱怎麼樣都不肯見他,石原就這樣抱著遺憾離開,而少萱的初戀也隨之結束。

失明後的少萱,就像全蝕的日,找不到光;有腳,哪裡也去不了;有手,卻得靠別人才能辦事。受不了自己像個廢物,少萱有了自殺的念頭,所幸在家人與好友的鼓勵下,少萱決定活下來,開始學著去當一個盲人。

可是要當一個盲人談何容易?更何況少萱以前還是好動成性的人。即使少萱活下來了,自暴自棄的行徑卻一樣令人擔心,所幸漂泊不定的黃一峰、少萱的親生父親在月美的努力下終於知道了少萱失明的消息,趕回到少萱身邊來,給了少萱力量,更重要的是,他給了少萱重拾人生的希望,送她一個很棒的生日禮物,一雙眼睛。

我帶著米可,不斷地上錯車,又不斷地下錯車;

我迷路了,我的人生也迷路了。

彼此關懷‧給予與被給予

一峰幫忙少萱申請一隻導盲犬米可,有了米可,牠可以協助少萱避開障礙、指引少萱正確安全的路徑,帶少萱到任何她想要去的地方,重新獲得行動的自由,可是,少萱也很快就發現,並不是她想走出去,別人就會讓她走過去的。

社會上普遍對導盲犬的認識有限,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夠接受這麼大的狗進入她們的店家或是和她們的孩子相處,有時候在大眾交通工具上或是公共設施內還會受到歧視與嫌惡的眼光。

社會上的人缺乏關懷與體諒的情況,已經夠糟了,少萱正努力地面對這個自己還在摸索的世界時,卻沒想到還得在母親月美的過度保護下找尋讓自己成長的空間。少萱的失明給月美很大的打擊,自責之餘改變過去對少萱放任的態度,處處小心翼翼地保護著少萱,總害怕因為自己的疏忽又讓少萱有了什麼意外。凡事親躬的結果,少萱感受到很大的束縛和壓力,被剝奪體驗生活的機會,也找不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導盲犬訓練師武一不但替少萱訓練出一隻非常優秀的導盲犬米可,同時也協助了少萱跟米可的相處。透過與米可的相處漸漸改善的過程,少萱發現,每一個人、每一隻動物一定都會找到他們自己存在的價值,不管是人與人之間、還是人與狗之間,是彼此的關懷、給予和被給予的過程,讓他們找到再活下去的動力。

少萱跟米可的互動愈來愈有默契,也因為這份默契,給了少萱再度去面對世界、迎向每個挑戰的勇氣,而米可為少萱帶來的變化,也改變了少萱跟家人的相處;少萱更能體會父親黃明的愛,更了解姊姊少芹對自己又愛又恨的情緒,也更了解母親月美對自己的擔憂,這在以前還看得見的時候,是從來都沒有發現的,原來,用眼睛看不見的東西,卻可以用心看到。


米可,從那間房子傳出來的琴聲,是不是也和我有相同的悲傷呢?

溝通的技巧

當少萱還在用白手杖摸索這個世界的時候,認識了一個 11 歲的小男孩明魯,這個男孩,跟她有著相同的處境,就是容易被別人當作弱勢或不同於常人的方式來對待。少萱沒有健康的眼睛來看這個世界,明魯則是有著罕見的疾病,沒有健康的身體來享受生命。

明魯一再主動接近的熱情、對待弱勢不帶同情的「同心」,引領了少萱打開心房。當喜愛動物的明魯知道少萱有了米可之後,明魯跟少萱之間的感情就更深厚了,為了能夠常常見到米可,明魯會邀請少萱陪他去做很多事情,某種程度上,明魯跟米可扮演了同樣的角色,帶少萱去溝通這個世界,也許米可是指引路的方向,明魯卻是指引心的方向。

明魯的死,讓少萱非常難過,她相信明魯一定還有很多東西想看、想聽、想學,就像自己也還想多認識這個世界一般,可是他卻沒有自己幸運,有足夠的生命可以去使用。少萱突然想到,自己是因為米可才有這樣的生命,而米可的生命,卻比人類來得短,等米可先自己而去的那一天,自己該如何承受呢?少萱告訴自己,一定要及時告訴米可,她非常感謝牠,而且就像米可為自己做的那麼多、少萱也希望能為米可做更多,彌補自己來不及謝謝明魯的遺憾。



我不再祈禱自己有一雙眼睛,而是祈禱自己能好好活下去……

敞開心懷‧迎接幸福

有了米可的相陪,少萱的生活有了無限的可能性。當子雅上大學的時候,少萱也沒有忘記自己想上大學的夢想,本來只能上啟明學校的少萱,卻因為有了米可,竟然可以跟著姊姊少芹去體驗大學生活,還因此愛上大提琴的琴聲,在少芹的幫助下拜大提琴教授韋姍為師。在缺乏為視障者安排的教學環境下,韋姍對少萱的教學很辛苦,多憑少萱的音感與意志力,可是韋姍從未放棄少萱,因為她知道用心拉琴的少萱跟其他用眼睛拉琴的人的不同,也知道米可跟音樂一樣,有著撫慰人心的作用。

不擅於表達自己感情的少芹,在同校同學敏亮的追求下,初嘗愛情的甜美,也讓少萱羨慕起來,回想起自己那段還來不及開始就夭折的初戀。然而以為石原早已跟著父母移民美國的少萱,卻萬萬沒想到石原無法忘懷少萱而違逆父母獨自留在台灣,除了寄住在小姑姑家之外,還在少萱家附近的動物醫院找到工讀機會藉機就近照顧少萱。

石原怕少萱還未原諒自己,不敢跟少萱表明身分,以假名石頭跟少萱成為好朋友,沒想到相處之後日久生情,少萱對石頭也有了情愫,甚至還因此婉拒了同為視障的啟明同學田宇明對自己的情意。然而少萱萬萬沒想到,石頭跟石原竟然是同一個人,自己喜歡上同一個人兩次,感到錯愕也感到憤怒,更對早已知道實情的子雅不諒解,但是在米可的鼓勵下,少萱擺脫掉自卑的情緒,勇於面對自我,和石原誤會冰釋,跟石原共同完成對明魯的承諾,帶著明魯的遺照到海邊與米可共度快樂的週末時光,也重溫了兩人當初因意外的車禍而失約的直排輪鞋之約,米可因此做了少萱與石原這份愛情最忠實的見證人。


米可, Go !
劇情簡介:
預約下一站的幸福

因為少芹學校公演的關係跟著去澳洲遊歷的少萱,受到國外學校環境的感動而決定出國學習大提琴音樂教育,卻沒想到父親一峰在國外工作受傷,下半身不遂,從此不能自由行動。身為一峰惟一的女兒,少萱決定離開家裡與一峰同住照顧他。一個看不見的人照顧一個不能走的人,這個決定不但引起了黃家的軒然大波,讓月美極力反對,其實連一峰都無法接受自己害少萱無法出國唸書的狀況。雖然為了要獨力照顧一峰,少萱找工作到處碰壁,甚至最後不得已從事按摩工作,讓月美心疼不已,但是在少萱的堅持下,以及少芹、石原、子雅,黃明等人的從旁協助,少萱與一峰這對父女過了一段甜蜜的溫馨時光。

然而好景不常,石原母親回來探望兒子,發現兒子竟然在照顧少萱的父親,極為不諒解地堅持要帶石原回美國,讓少萱再度面臨失去石原的痛苦,之後一峰更因靜脈拴塞而與世長辭,讓少萱自責不已。然而就像一峰知道少萱的心願、想極力幫他完成般,一峰的壽險保險金讓少萱不用再打工就能出國唸書。在國外念音樂的這六年時光,少萱沒有一天忘記過父親,忘記過自己的家人,更沒有忘記過米可是如何努力地陪伴自己、照顧自己。以致於當米可跟少萱回國後卻要面臨提早退休的狀況,少萱毅然決然要將米可留在身邊,照顧它的餘生,不跟米可分離。因為少萱無法忘記,自己是如何在一聲聲的「米可, Go !」中出發,充滿希望地向人生的路上大步走去。

少萱的際遇,證明有了導盲犬的協助,盲人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可以有更優秀的表現,除了家人朋友的關懷與幫助之外,社會的支持是更重要的。接下來,少萱要帶著米可繼續去追尋自己的夢想,與此同時,愛情的花朵也正在成長著,睽別了六年的石原,從美國回來了……

sgilini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緻
  • 米可~go

    .....我雖然不是每次都會準時看米可,go...但是,每次看都讓我不停的擦眼淚.....好感動唷......
  • TionG
  • 知音难找丫~

    我也超爱看的,
    而且少宣好美噢~
    希望可以交个朋友噢!
    我的部落是:
    www.wretch.cc/blog/wutiongtiong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